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弑天剑仙 第二百八十七章 增长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7:23

弑天剑仙 第二百八十七章 增长

“不管这个东玄剑宗开辟而出的元界,到底是不是那个难以置信的传说元界,但,东玄剑宗里居然再度出现了一位剑术境界达‘天境,的弟子,且修成了求败剑术、东天诀、太虚十剑,这个消息,必然要汇报宗门高层,否则,假以时日,待得这个小子炼出金丹,恐怕又是一个萧星尘。”

华子月和陆青河交锋片刻,在陆青河的太虚十剑下,根本就找不到对方的身影。

而他的剑术破绽,却往往能够被对方一眼洞穿,以至于交锋的整个过程,他整个人全部陷入了对方的节奏当中。

“不能再这样下去。”

华子月眼中寒光一闪,手中双刃,挥舞而出,化作万丈月光:“蝶舞”

“咻”

陆青河身形闪烁,仿佛化为一道虚影,生生的自华子月的月刃围杀当中,突围而出。

天玄殿的一番顿悟,他已领悟了虚实变化之道,几可炼虚还真,如此一来,太虚十剑这门金丹真人方可修行的剑术,威力自是水涨船高,再加上万象鸿冥、化影配合,华子月的攻击,几乎无法碰触到他半分。

即便偶尔有一两道气刃自他身上切割而过,却也被他激发真元,激发气血,正面挡住,充其量留下一道道无关痛痒的血痕罢了。

“快了。”

陆青河自言自语。

“该死混账东西,有种你和我正面交锋”

华子月口中发出愤怒的吼叫。

不过,如果在场有其他人在,听到他这番吼叫,绝对会无语以对。

一个金丹真人欺负一个混元八重修行者奈何不得他人不说,还要让对方和他正面交锋……

能再无耻一点么

连华子月自己,发出这阵吼叫,亦是觉得一阵脸红。

“差不多了。”

陆青河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

终于窥视到了陆青河的真身,华子月眼中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手中两柄月刃高举悬空,切割而下:“给我死吧,暗月之舞”

陆青河看了片刻,身形稍微一退,直接入了华子月的攻击死角,下一刻,手中的剑光,悍然刺杀。

一剑弈天。

“不好”

华子月脸色大变,就要第一时间,运转真气进行回防。

然而,当他打算运转真气回防时,却发现,因为先前真气变化太过剧烈时,那一处地方,已经受到严重损伤,真气,几乎无法挪移到那个位置激发而出。

不止,就连他的身躯,当想要扭转方向时,亦是发出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如果他真的强行扭转身形,不需要陆青河的剑,单单是他那用力过猛的动作,就会自己扭断自己的身躯。

“怎么可能……”

华子月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

这种剑术……

一剑弈天。

东玄剑宗最难修行的绝杀剑式,一剑弈天。

一切的一切,全部掌握在对方手上,他每刺出一剑,对真气的损耗,对身躯的负荷,都在对方的计算当中……

以剑术为局……

引天地杀机……

而此刻,对方甚至不需要引动天地杀机,仅仅以剑术为局,已然让他犹如棋盘上的棋子,眼下一击必杀时,他顿时成为待宰的羔羊……

求败剑术、太虚十剑、万象鸿冥、东天诀、天境剑术、绝杀剑式一剑弈天,再加上最为可怕的传说元界……

这些剑术、境界、心法、元界、身法,落到任何一人身上,都能造就出一位同阶中出类拔萃的一流强者。

但现在,却集中于一人身上出现。

脑海当中瞬间回想着陆青河方才施展的诸多手段,华子月这一刻,憋屈绝望的仰天长吼。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东玄剑宗当中,怎么可能有这种妖孽”

这一刻,他无比迫切的想要将这个消息,传到宗门,传给风花雪月宗的长老、宗主,让他们明白,东玄剑宗当中,居然隐藏着这么可怕的一个秘密武器,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个尚未真正成长起来的怪物扼杀……

但……

那道在他面前瞬间绽放的剑光,却是将他的一切思维,统统终结。

“风花雪月宗,危矣……”

一剑弈天。

风花雪月宗月圣殿二师兄,华子月,身死。

“嗤”

剑气迸射。

陆青河那刺入华子月头颅当中的宝剑上,真气震荡,直接将他的头颅震成粉碎。

击杀华子月,陆青河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欣喜。

因为,这是在远古元界。

远古元界当中,他这位传说元界的开辟者,占据的优势太大了,如果是在外界,生死搏杀,最终他和华子月,鹿死谁手,绝对是个未知之数。

但在这里……

华子月,却被他颇为容易的一举斩杀。

“发动前提太慢了。”

陆青河脑海当中不断的总结着这一战的得失。

一剑弈天。

这门剑术,确实是一门恐怖诡异的剑术,以剑术为局,一旦布局完成,对方基本上就等同于你的猎物,你待宰的羔羊。

但是相应的,这门剑术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发动太慢。

以剑术将对方引入局中的过程太慢。

而且,如果对方的修为、速度、反应,完全凌驾于他之上,他无法掌握对方的攻击节奏,这门绝杀剑式,就根本没有发动的可能。

“看样子,是不够熟练的缘故。”

陆青河自言自语。

此外,对太虚十剑、万象鸿冥、化影,他倒是颇为满意。

这门剑术,虚实变化,神秘莫测,和一剑弈天相互配合,竟有相得益彰之效。

“遇到同级对手,我那差不多即将领悟的世界之剑,可以成为终极杀招,而遇上强于我的对手,一剑弈天,则可能在关键时刻,一举逆转乾坤。”

这一绝杀剑式,只要对方不冲出他的剑局,只要对方不强行破开他的攻击节奏,纵然再强,都可能被反杀至死。

当然,越强的对手,这个剑局布置就越难。

“得好好的将一剑弈天完全的融入剑术当中才是,每一剑交锋,都在布局,每一次碰撞,都在一点点的将对方往剑局当中引,直至时候允许,爆发出致命一击,这样一来,一剑弈天,才能真正称为大乘。”

陆青河将这一战所有收获给予总结后,很快上前,搜出了华子月的储物戒指。

储物戒指,在整个南岭半岛修仙界,数量不超过十个。

但中土世界,比南岭半岛修仙界繁荣的多,这种最低级的储物道具,基本上那些有潜力的金丹强者手上都用一个

“这华子月,倒是富有的很,其他物品不说,单单绝品元石,居然有一百二十块。”

陆青河往储物戒指当中扫了一眼,心中颇为惊讶。

需知,就连朱雀精血,在外界的价格也不过四、五十绝品元石罢了。

“有这一百二十块绝品元石,我修至混元境九重的时间,将会缩短到三个月内,晋升到混元九重巅峰,估计也就半年……”

一旦晋升到混元境九重巅峰,他就会马上闭关,炼虚还真,冲击金丹大道。

收拾了一番自己的战利品,陆青河很快将一颗种子拿了出来,丢在华子月身上。

这颗种子接触到华子月的身躯后,仿佛有生命一般,马上生长起来,化作一根蔓藤,将华子月的尸体完全包裹,不到片刻,华子月的身躯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很快,里面的精华已然已然被汲取一空,彻底风化,除了衣物以外,尸骨无存。

“咻。”

陆青河手一招,那株小蔓藤再度还原成一颗青色的种子,落到了陆青河手上。

“这株青蛟藤,用来毁尸灭迹,倒是不错。”

陆青河笑着说着。

青蛟藤,三年来,陆青河已经能够勉强控制。

只不过,他并没有用青藤魔王那般,将青蛟藤种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精血喂养青蛟藤,以至于时至今日,这株青蛟藤的威力,只不过勉强相当于星辰级别,远远无法和在青藤魔王时相比肩。

“不知道石师兄如何了。”

毁尸灭迹后,陆青河心忧石不悔,顿时以最快的速度往天玄殿方向而去。

他们距离天玄殿不远,不到片刻,已然到了天玄殿外。

由于陆青河和华子月等人交锋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当他重新来到天玄殿时,天玄殿前,董如烟、傲寒雪等风花雪月宗的弟子还在对石不悔进行围杀。

“死,死害死我叶师弟、许师妹、陆师妹,你们都得死”

石不悔口中正发出愤怒的咆哮,他身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副岩石铠甲,整具铠甲,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使得他看上去犹如一尊岩石巨人。

靠着这幅岩石铠甲之力,石不悔浑然不惧董如烟、傲寒雪等人的普通攻击,悍不畏死的以命搏命,打得风花雪月宗诸多强者节节败退。

十个混元境弟子,这一刻已经死了三个,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势,这等凶悍,远远超过了普通金丹真人。

“哈哈,石不悔,纵然你再拼命,你的师弟师妹都已经身死,而且,华子月师兄杀了他们以后,绝对会第一时间赶到这里,到时候,就连你,也会死在这里,今日,你们东玄剑宗所有人,都在劫难逃。”

董如烟和傲寒雪尽可能的和石不悔缠斗着,显然在等待着华子月的到来,哪怕时不时有弟子被重创,乃至击杀,亦不肯和石不悔正面交锋。

正面交锋,她们两大金丹,十大混元弟子,也可以斩杀石不悔,不过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她们两个中的一个,甚至可能身死当场,与其这样,还不如尽量拖延,等待华子月师兄到来。

“嗯?”

不过,就在她们围杀着石不悔时,眼角余光,猛然瞥到了一道出现在天玄殿侧的身影,当她们看清楚那道身影的模样时,两个人,同时怔在当场……

武汉博仕医院吴子茂
万安县人民医院
长春牛皮癣
海南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泰安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