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韩寒光荣日重口味堪比麦田守望者图

发布时间:2019-07-14 03:38:45

韩寒《光荣日》重口味堪比《麦田守望者》(图)

原本以为是海派的小清新来袭,谁知道没几分钟就开始重口味。海报、剧情简介以及过往剧评都没有剧透,谁会想到开年的第一场观戏感受竟然剧烈到观众的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

    《光荣日》改编后超越原作

    先说最直观的感觉,《光荣日》的舞美非常聪明,舞美师在舞台上设计了一堵装上轮子的墙壁。一面是书,一面是砖瓦。横在舞台上就成了一堵高墙,打个直角变成岔路口,分开后变成胡同,前面加几张椅子用灯光、音响渲染后变成火车,放一张桌子后又变成了图书馆。相信这个的舞美道具一辆集装车就可以拉完,难怪我们看见这出戏全国各地的跑。

    然后这部戏的原着是韩寒,韩寒小说文风精灵古怪,不按套路出牌,情节散乱,其实想改成戏剧是非常困难的。但这些困难在那些真正的高手面前又不叫困难,这个高手叫喻荣军,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二当家,据说喻荣军为了改这部戏把韩寒的小说通读了一遍,我猜这是客气话,他应该是拿着韩寒的书想起了塞林格、卡夫卡和马尔克斯,改编后的作品超越原着不是怪事儿,但改编后的作品远远高于原着还真不多,《光荣日》就是其中之一。

    韩寒在最开始暖场,随后是塞林格登场,《麦田守望者》相信很多去看戏的人可能看过,里面那个小子满嘴脏话,胡思乱想,要说这个小说最大的价值,就是《麦田守望者》的这个名字注定会流传于世,其实小说也只能算一般,可一呈现上舞台冲击力就来了,喻荣军毫不客气地说:“改编剧本有许多种做法,我一直喜欢从原作当中找到我能够表达的东西才去动笔,而韩寒的小说几乎不会给我限制,所以,我觉得创作的空间很大,这也激发起我的创作冲动。”

    韩寒自己也承认说:“他们编得比我好,导得比我好,演得比我好。”

    《光荣日》体现中国迷茫一代

    《光荣日》展示出来的可能性超越了戏剧本身的价值,从文化艺术作为隐喻社会的工具的成分来讲,这部戏开拓了新的尺度。不管是面对观众还是其他因素,这部戏能够如此展现都是一次创举,我们起码看到这样一出原创的作品,他有反抗、有愤怒、有自嘲、还有反思,演员们在舞台上不屑一顾的把声音传出来,尽管传得不算远,影响也不算大,却让我们感知到了一些艺术的力量,和你的生活息息相关。

    光荣在这里有死亡的意思,光荣日可以理解为死亡日,然而死亡又是光荣的,人们不顾一切的奔向光荣,没有太多的目的,包含盲从、起哄、绝望和走投无路。新世界是梦里的东西,不确定真实与否,大家去寻找的过程中,又经历了各种社会现象。这种信息准确地传递了韩寒的价值观,其实大家去看韩寒现在的博客,大部分会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说话,甚至会稍微透露出一丝悲悯和无奈。

1 2 下一页

微小店官网
酒店会员管理系统
网页模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