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逆三国转 卅四——包围

发布时间:2019-09-12 19:01:44

逆三国转 卅四——包围

“我说得没错吧,这三个人果然来历不凡啊。”

“队长倘若看到我们新的寄宿体,必然会很吃惊的吧。”

“恩……”

时可通、雷迪克和帕比斯是作为时光刑事中以特殊生命体存在的霍尔巴,由帕蒂拉斯率领的另外一个霍尔巴小队的成员。在获悉go88(gaeof88)的消息之后,他们率先来到了这个时代,准备寻找合适的寄宿体在将来的胜负中获得强者的优势

从最早的曹操阵营中的兵卒入手,他们没有想到一行人在无意间找到了刘关张三兄弟的踪影,这个机缘巧合,来自三兄弟撤离军队时表露身份的兵器。再怎么说,这三把武器早已成为了三国时代中的一个有名的风向标,尤其是同时出现的场合之下。

“那么,按照计划行事……”

“先礼后兵……”

“恩……”

三个黑影,从窥视刘备等人的山角上分成两路左右散开,覆盖这一声简单有力的空气摩擦声的,是刘备三人的战马被绊倒而引起的嘶鸣和重物互相撞击的巨大声响。

滚落在地上的刘备一行,看到了三个人影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踱步而来。

“我家主公曹操,有请三位英雄迅速回营把酒言欢。”

“如若不从,休怪我等三人使用强硬的手段。”

“恩……”

滑稽可笑的三重奏,在刘备的耳边不断地回响。

“这么说,还是被看穿了吗?”

关羽若无其事地爬了起来,处事不惊的态度让时可通三人的得意瞬间锐减。

“我倒是很想见识所谓的强硬手段是什么?”

张飞怒目圆睁,环视着这三个在外表看来完全就是低等士兵的不速之客。

“二弟,三弟,休得无礼。”

刘备悠悠地起身,用平缓而充满藐视的话语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这三个人,根本就不是曹操派来的。”

“大哥何出此言?”

“如果曹操真想抓我们回去,绝对不会派三个身份地位如此低下的士卒来邀请我们。不然,这不仅是在侮辱我们三兄弟,更是变相讽刺了曹操自己的眼光。”

“说得有理啊,大哥。”

张飞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全然不顾目前被包围的处境。

“你们三个,是不想活命了吗?”

“还是说,你们觉得我们根本对你们构不成威胁?”

“谬论……”

时可通三人拿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关羽他们早已司空见惯的无形剑。

“真是有趣的巧合。”

关羽扬了扬自己的眉毛,挥舞着自己的青龙偃月刀朝着身后的帕比斯划出了一道半月形的弧线,只听得一声哐当的清脆,帕比斯手中的无形剑就离开了自己的双手,朝着遥远的天际展翅高飞而去。

“你们三个,挑了一个不错的战斗场所嘛。”

狭窄的通道,和两面高耸的山崖格格不入。仿佛一座高山的中心被人工开凿的一条通道,远远看来,就像是一座被取走心脏的金字塔,所以这里也被世人称为“绝命金字塔。”

刘备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地方作为自己的必经之路,完全只是出于加快行程的目的而选取的捷径,当张飞把挑选场所的始作俑者归咎为时可通三人的杰作之时,明显的不协调感让莫名其妙的思绪盘踞在了三人的头顶之上。

“这个地方,应该是你们三兄弟选择的吧。”

“我们这一路上,只是跟踪你们而来。”

“恩……”

――他们三个的样子,好奇怪。

刘备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双股剑。

“大哥,你不用出手,就交给我和三弟。”

见刘备有意加入这场争斗,关羽立刻阻止了刘备的一番好意。

“我说帕比斯,你的激光剑就这么扔了吗?”

“快点把他捡回来吧。”

“不……”

帕比斯念念有词,刚才那把早已消失踪影的宝剑以不可思议的飞行轨迹原路折回。

“原来如此,你那点可怜的工资终于买到了程序绑定了吗?”

“你小子,我还为你刚才的事情一阵担心呢。”

“嘿嘿……”

所谓程序绑定,就是时光刑事在自己的随身佩戴武器――激光剑上输入一定的程序,当自己的宝剑因为某种原因找不到时,可以随时回到自己手中的高智能程序。

“激光剑?”

关羽的语气抑扬顿挫,对于这个新名词的突然出现,他不得不将其和贯中的那把武器做了类比。

早于关羽开始猜想贯中身份的刘备只是在原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之前关羽让他不要出战的请求,旁观者必定不会认为这是他对关羽滞后许久的回答。

“行了,废话不多说了

,动手吧。”

“对手其实只有两个人,根本不足为惧。”

“恩……”

就目前的方位而言,时可通和雷迪克位于刘备三兄弟的左手边,而帕比斯则单独位于右手边,形成夹击之势。

“二哥,你可不要和我争啊,左边的那两个,交给我了。”

关羽以微笑示意,却突然朝向时可通和雷迪克那边而去。

“二哥,你可真是……”

没有料想到关羽先发制人的张飞,只得将满腔怨气化为可怕的杀气,从自己的眼神之中不断放射出来震慑着帕比斯。

“没时间和你玩耍,我马上取你首级与我二哥会合。”

张飞恶狠狠的语气没有吓坏向来沉默寡言的帕比斯,装作没有听到的那幅神态往张飞的无明业火之中又添加了新的木材得以让火焰越烧越旺。

“啊~~~~~~~~~~~~”

张飞的怒吼在山谷之中回荡,要不是附近这一带没有野生动物生存的迹象,恐怕被搅乱的不仅会是它们平静的生活,就连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勇气,想必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

“帕比斯,这三个人好歹也是三国的有名人物。”

“所以,对付他们的时候,不要保留实力,马上打开大气反应系统。”

“恩……”

与关羽还未进入交战状态的时可通和雷迪克,善意地提醒着在平日里以迟钝著称的帕比斯,在张飞的蛇矛行将进入自己防守范围的前一刻,帕比斯周围的空气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渐渐融合,形成了肉眼无法看见的半球形防护罩。

随即,这个防护罩又在光速之间被全部吸收到帕比斯手中的激光剑中,作用在手部神经之上的压迫力马上传到了脑部的中枢神经,让帕比斯成功抵挡住张飞重重的刺击的同时,在张飞的胸前也留下了浅浅的一道伤口。

“有两下子吗,小子。”

血对于张飞来说,其存在的意义除了让自己抖擞精神地享受战斗的痛快淋漓之外,就没有其他被自己视同于无聊的想法萌芽的必要了。

张飞加强了自己刺击的力度,融合了蛇矛的左右挥动而组合而成的攻击手段,让斩击和刺击交互威胁着帕比斯从容的防守区域,一次次地,张飞无功而返,而专注于防守的帕比斯,也没有任何余力寻找到张飞的破绽,他只能等待这头凶猛的野兽尽快耗完体能,以便将其送入鬼门关的入口。

另一边的关羽,始终没有出手的打算,他只是站在刘备的身前,用自己周围散发出的气场震慑着时可通和雷迪克。

当然,所谓摄人心魄的气场一说完全只是无稽之谈,时可通和雷迪克按兵不动的原因,只是想绕过关羽这个更为强劲的对手,找到空隙将三人之中武力最弱的刘备一击必杀。

“大哥,现在只有相信三弟,只要他那边能够迅速解决战斗,我们这里也能安然的开战了。”

这句话,尽管是表明了关羽对于自己的关切,却从侧面鞭挞着刘备以一个乱世中武者的立场而言的自尊心。

――我的武艺水平就这么被人定义吗?

尤其是当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也将此认同为事实,更让刘备难以接受。

“不,我要参战。”

关羽起初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是用手肘敲了敲刘备的手臂,示意自己的大哥遵循自己的战术构想。

“听清楚了,这场战斗,我要共同参与!!!”

如此无微不至的关怀,在刘备看来,与人格的侮辱没有任何的区别。

闪回的片段中,刘备、关羽和张飞共同剿灭黄巾贼的壮阔场景,还有之后虎牢关一役布局巧妙的三英战吕布,如同幻灯片,在刘备的眼前一遍遍地放映着。

这几年,刘备的颠沛流离让积压许久的郁郁不得志不断地沉淀,他一直想找个机会把这种郁闷的情绪一吐为快,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诉诸于合适的对象。关羽和张飞虽然是这个时代与其羁绊联系得最为紧密的两人,但作为倾诉对象而言,刘备始终把他们排除在名单之外。

“大哥,你在开玩笑吗?”

帕比斯面前波涛汹涌的攻势,突然停止了。

“二弟,三弟,不要小看你们大哥的实力。”

刘备摇身一变,用近乎曹操的口气对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大声呵斥。

――三国演义中的刘备,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吗?

同样的疑问,在时可通三人之中逐渐蔓延开来,正当他们陷入沉思的沼泽之中无法自拔之时,心有灵犀的眼神交流让他们意识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佳时机已近在眼前。

没有三重奏般的对话作为预警,绕到刘备身后的雷迪克开启了手中激光剑的按钮,与另两人的步调出人意料般一致地刺向了刘备三兄弟。

山谷中回荡的,是利器扎入皮肉和烈火烹饪野味的声响。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
冠心病的临床分型
尿液浑浊发红是什么原因
宝宝反复发烧几天能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