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295章 张南不开心

发布时间:2019-12-10 23:50:31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295章 张南不开心

对松之青说出去走走,张南当然不是邀请松之青出去遛弯,也不是真让松之青飞奔南唐去救援司徒夏真。第七境的强者堪破生死,但还破不开空间和时间。雪风岛距离南唐何止万里,真等松之青飞过去,黄瓜菜都凉了。

张南说那话无非是带点逼格的开场白,借用下雪风岛在南唐的力量。

在青州各大宗门当中,雪风岛算是入世比较深的。尤其是两年前把妖魔的事捅出来,雪风岛作为距离南唐最近的一线宗门势力,更不可能光看着剑楼在家门口折腾。

“出去走走

?”松之青不知道张南的想法,略一思索,眼神闪亮。“张先生莫不是原意指点下松某了?”

“松兄莫要误会。”看着松之青那热切的眼神,张南一阵尴尬,觉得这个逼装的有点失败。

这些日子里,松之青与张南不说形影不离,也是天天见面。一是为了陪着这位“贵客”,二是为学习进益。松之青初入轮回境,对大道理解尚有许多不明之处。有张南这位“强者”在,便想着寻求些指点。

可张南整天推三阻四,今天天气不好想在屋里喝茶,明天天气好了想小憩一整天,后天心血来潮要打坐……

不是张南敝帚自珍,只是和松之青真来不了。

要是耍耍嘴皮子什么的,张南很乐于和松之青交流。系统里包容万千,张南最不缺的就是理论知识。可到了松之青这个层次,理论上的东西已经帮助不大了。最需要的不是嘴炮,而是实打实的过过招,实践出真知。可张南真实境界连五境都不到,又哪里敢和七境的老变态实践。

“我门下那几个姑娘,在南唐遇到点麻烦。”张南道:“松兄若是技痒,可虽我去南唐一行,定有你大展身手的机会。”

“啊?”松之青一呆。

“松兄当知南唐妖魔之事吧。”张南一脸忿忿道:“南唐朝廷与妖魔勾连,当年我没有与他们为难,放了他们一马。哪料他们非但不知悔改,甚至还变本加厉。我门下侍从司徒夏真前往南唐赴约,竟然在途中遭遇暗算。是可忍孰不可忍,特请松兄与我前往,一起去为我人族做些有益之事。”

松之青听的额头青筋乱蹦,看着张南都无语了。

对于上境武者来说,在门人弟子身上留下禁制是很正常的事,松之青倒是不奇怪张南知道弟子遇到麻烦。可让松之青无语的,是张南对他的邀请。

“张先生息怒。”松之青无奈道:“南唐的事情我的确知道一些,您的门下遇袭也不可不管。可你我毕竟是上境,若真齐赴南唐,只怕不太方便。”

一境淬体、二境炼骨、三境聚气、四境先天、五境造化、六境通法、七境轮回、八境反虚、九境破妄。

在世俗和寻常的武者圈子当中,一般都是这样区分。但是在境界高深的大能眼中,一般会用更笼统的说法,尤其在面临和世俗势力接触的时候。

前三境为下境,中间三境为中境,七境往上为上境。因为在强者眼中,四境以下皆为蝼蚁,下下之列,第几境都是一样的,不足挂齿,可上境则不同,不是宗门之主,也是一方巨头,若是有所行动,会引发许多的连锁反应。

松之青邀请几位上境强者来雪风岛没问题,因为不管什么事情,这都是顶级强者及宗门间的交流。可要是去世俗王朝,那动静可就太大了。

张南之前在楚云南唐溜达来溜达去的,主要一个原因也是因为那时候他境界不明,外界对他都是各种猜测。可现在复活之后,有万圣山玄心宗血魂山庄等等宗门巨头为其作证,上境武者的身份已经坐实。就算还有所猜疑,那也是猜疑上境第几境的问题而已。

松之青邀请张南留在岛上,固然有其他理由,但有一层原因就是松之青多少还心怀天下安宁,怕张南去南唐折腾出事来。

可现在倒好,不光张南要去,还想把他也拉上。两个上境武者往南唐上空一飘,别说南唐人会发毛,楚云和魏武这两大强国也难安生。甚至剑楼那边,没准都得派人过来,当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张先生,这样吧。”松之青想了想,道:“雪风岛在南唐也有些人手,相信可以帮到张先生。但我一直没怎么管过世俗之事,待我把管事的人叫来,听从先生吩咐。”

在松之青的眼里,这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犯不上兴师动众的。叫人过来帮张南一把,在他看来连人情都算不上,无法是搭把手的事。

张南似乎余怒未消,闷闷的嗯了一声。

这样子是装出来的,但实际上张南也确实没有因为目的达成而开心。

司徒夏真赴约入南唐与妖王月山决战,张南知道会面临很多困难,也为之做了许多准备。比如武海副本,交好雪风岛等等安排。但在张南原本的设想中,就算有事也该是在寿京城内,在司徒夏真与妖王月山交手前后。之前就算有些磕磕绊绊,宿主们自己也足以应付。所有的安排即便动用,那也是司徒夏真入了京之后。可没成想,事情提早出了。

吴天保受命强拦司徒夏真,妖魔齐出袭击飞鹰军团中军大营,这些事全在张南的预料之外。

南唐朝廷不惜得罪张南也要阻拦司徒夏真,而妖魔们顶着被剑楼找到借口围剿的危险,也要胆大包天的袭击官军。这些事情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太多,也太不可控。

但这些看似混乱的东西背后,好像又有什么把这一切都串联起来。

张南下了一盘棋,想要谋国。可貌似有人下了更大一盘棋,目的是什么却不知道。以前张南因为弱小,而被人当做棋子。可现在,似乎因为他的强大,隐隐有被人利用的嫌疑。

虽然这些目前还多是猜错,但这种感觉还是让张南很不开心。而当他不开心的时候,就意味着要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了。

_

PS:有书友反应更新太晚,老左调整下。第一更先发着,第二更慢慢写,也免得改来改去强迫症了

白癜风医院唐山哪家好杭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常德治妇科医院东港市中心医院怎么样大连市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