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抢救24天后遭群殴司机离世家属期待案件水

发布时间:2019-11-18 01:33:19

抢救24天后遭群殴司机离世 家属期待案件水落石出

黄正林被宣布死亡后,妻子邓林伤心欲绝,在亲属搀扶下离开病房

家属们在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门前等待警方回应

□东快 陈木易见习王一文/图

昨日上午8点30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多了些许凄凉,黄正林一直被苦苦维持着的孱弱呼吸停止了。

42岁的黄正林以死亡的方式,结束了他梦魇般的遭遇。遭遇,发生在8月3日。那天,黄正林驾驶从琅岐开往福州的客运班车在途经下院附近的时候,与一辆价值百万的小车发生刮擦,之后不知为何,他便与小车上的人有了肢体冲突,随后因重型颅脑外伤昏倒在地(本报8月6日A6版、8月7日A26版、8月8日A4版、8月9日A4版多次连续报道)。

在这段煎熬的抢救时间里,他的家人奔波劳累、筹集药费,期待着奇迹能够发生。如今,家人们只能陷入无尽的悲伤中,当然他们更加迫切地希望案件能够水落石出,以彰显法治、彰显正义。

目前,打人方已有3人被抓到案,案件也移交至重案组。黄正林的家属说,对方是谁?缘何下此毒手?我们在等待着。

妻子苦苦期盼24天后,黄正林还是走了

昨日上午8时许,黄正林入院以来的第6张病危通知书送到邓林(黄正林的妻子)的手上。这或许是一次死亡宣判。日夜陪在病床旁的邓林又一次陷入恐惧,呆站在病床边,一旁的东南快报明显感到了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8时30分,来到邓林面前的主治医生哀叹地说了一句,人已经没了。前5次奇迹,没能再发生。邓林24天来坚持着的丈夫还能康复的期望彻底粉碎。

8时40分,几位家属准备将黄正林的遗体搬上病床旁的一辆担架车上,送往太平间。或许是多日陪床的劳累,加之黄正林突如其来的死讯的打击,其中一位家属突然脚下踉跄,险些摔倒,好在另外几位家属强撑着抬着黄正林的遗体,最终安安稳稳地将其送上了担架车。

9时,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太平间里,黄正林16岁的儿子黄征(化名)一直趴在安放黄正林遗体的冰柜上看着。他一手用力擦去眼中的眼泪,一手则紧紧地握住拳头。悲伤的脸上,却难掩他满脸疲惫。

这时候,一位亲属走了进来,把黄正林生前在手术时取出的两块头盖骨,轻轻放进黄正林的灵柩里。他告诉东南快报,这是他们老家的习俗。让死者完完整整地走,也是现在家属们仅能够做的了。

打人方已有3人到案,案件被移交至重案组

听到死讯,黄正林的堂妹张欢(化名)急忙从琅岐赶来。

她告诉东南快报,黄正林24天的抢救已经花费30多万元,其中12万元先由中巴车公司垫付。虽然在几天前,豪车方一位参与群殴事件的家属来到医院,送来了11万元治疗费用,但剩余的钱都是由黄正林的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的,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早已负债累累。不敢想象嫂子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张欢说。

张欢还称,一周前,一位乘坐黄正林生前所在中巴公司车的一位中年妇女,无意间与黄正林的大嫂攀谈时说,群殴事件是发生在警方离开之后,当时豪车方共有七八个人参与。群殴过程中,中巴车上一位穿着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士掏出向警方报警。据该女子猜测,群殴的起因是因为豪车与中巴车发生刮擦。当黄正林的大嫂想向该女子要号码时,该女子一再表示自己不愿透露,随即离开。

黄正林去世后,邓林便一直蜷缩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眶里的泪珠大颗大颗地滴落在地上。她一直在喃喃自语,说自己不敢相信年仅42岁的丈夫已经离世,更不敢去考虑以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但她向东南快报表示:丈夫的死,我一定要讨个说法,弄清真相,我们在等待着。

昨日下午,在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两位亲属被告知因黄正林死亡,目前案件正式移交至重案组负责。

民警说,已经抓了3个人,还有几个还在抓。虽然已有一部分人到案,但张欢他们的心情很急切,他们还想知道更多,对方是谁?缘何下此毒手?

张欢说,继续等待,是他们得知真相的唯一途经。

东南快报也曾试图联系晋安分局相关部门,但没有得到回复。

亲属们在等待警方回应期间,一神秘女子跟踪监视

黄世林的亲属在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门口等待回应期间,一个夹在队伍中的陌生女子,却让亲属们感到了些许的不适。

这个女子的年龄介于岁之间,身着白色的T恤和粉色的长裙。她坐在靠近亲属堆的一处角落,摆弄着,没有说话,低着头,脸藏在长发中,从侧面无法窥视到她的任何表情。只有在亲属突然聚集在一起小声议论的时候,她才会起身经过,随后又回到原先的位置上。

我是来等朋友的。面对亲属们和东南快报上前询问,该女子只有这一句简单的话。朋友是谁?是做什么的?这个女子始终低着头不说话。

她从我们两点半到这里以后,就一直待着。很想听我们说什么,又像是在录音。一位亲属告诉东南快报,他们之前也曾通过质问等方式探究这个陌生女子的真相企图,但对方始终沉默以对。

这并不是一个个例,否则家属们也不会如此担心。一位亲属称,早在黄正林住院期间,就曾陆续出现过几个陌生人莫名徘徊在黄正林的病床附近,并表现出拍照、监视等可疑举动。

也正如亲属们的猜测,昨晚7点20分左右,他们集体从晋安分局离开的时候,这位女子随后也跟着一起离开。

心情随笔
智能
设计动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