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灵至尊传 第666章擂台上的赌注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6:52

圣灵至尊传 第666章擂台上的赌注

巨大的皇冠带着浓烈至极的阴气从天砸落,下方的烈焰神兵丝毫不惧,火焰涌动,瞬间形成一柄巨锤,手握锤柄,抡起巨锤从下朝上重重挥了出去,“嘣”强劲的力道将飞速落下的鬼皇冠一下击飞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阴火鬼皇的利爪也已经来到烈焰神兵的身前,“小心……”此时正逢烈焰神兵全力还击,新力未继的时刻,根本无法抵挡阴火鬼皇的这一击,因而,岐嵘也只能一边出声提醒,一边飞快冲上前想要挡住阴火鬼皇。

当然,岐嵘的作为是徒劳无功的,因为他的对手从来都不是圣灵阴火鬼皇,而是对方圣灵师——阎,在看见岐嵘冲上前的时候,阎也是想也不想纵身一跃,一下就挡在岐嵘的面前,扬起双掌一掌拍了下去。

自然不指望这一掌能对岐嵘造成什么伤害,但他前去相助烈焰神兵的的念头也一定会随着这一掌而破灭,圣灵之间的胜负就让圣灵自行决出就好了。

阎一掌袭来,岐嵘就算心急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身形一顿,再侧身一闪,避开来势汹汹的这一掌,随即反手一拳砸出,阎顺势一退,拉开彼此的距离,而在他们一来一往之时,圣灵那边已经近身对拆了数招。

只看表面似乎是势均力敌,不分伯仲,可是只有眼尖的人才看得出来,因为刚才的躲避不及,烈焰神兵的腰侧有一道不太显眼,也已经止血的伤口,这是刚才被阴火鬼皇抓伤的。虽然伤势不重。而且已经止血。但是只要稍加留心就会注意到,在其伤口上,一丝漆黑的能量始终附着其上,如骨附蛆,驱逐不去。

这一点点残留的阴气其实对烈焰神兵并不可能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持续的疼痛感始终是不好受的,再加上阴火鬼皇刻意为之,十次攻击有九次是朝着烈焰神兵的腰腹而去的。如此一来,腰侧的伤口就愈合的更加缓慢,所带来的负担也会逐渐增加,慢慢地,慢慢地,就会演变成致命的弱点,这就是幽灵系生物战斗时的一大优势——给予对方难以快速治愈的伤害。

阎和岐嵘的战斗此时正愈演愈烈,而在其他擂台上,伙伴们的战斗也是渐渐进入最后阶段,此时仍旧留在擂台上的雨枫、陆文、明辰、莘锐和无断已经在与最后一个对手展开对决。不擅长一对一对决的花灵不幸被淘汰下去了,不过。从那些自她步下擂台就视线亦步亦趋始终紧盯着她的观展嘉宾的反应来看,花灵虽然落败却似乎也是令人惊讶不已,已然掳获不少观战嘉宾的招揽之心。

这是理所当然的,花灵虽然不擅长一对一对战,但她在战场上的作用只要有眼睛的人都会看得清楚明白,对于那些见识不凡的来自各大家族的观战嘉宾而言,这个少女的能力比之那些拥有超强个人战斗力的参赛者可要出色的多了,她一个人的价值就不知道要超过其他多少人,原因无它,只因这个少女是真正能将圣灵师的战斗风格群殴完完全全展现出来的人才,她或许个人战力不足,但在她的支持下,与她一同作战的人们将会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恐怖杀伤力,这就是花灵的价值,是她的能力!

花灵被淘汰并不会给同伴们带来负担,可以说,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就预料到,不仅因为花灵自身的战斗力不足,更是因为与她同擂台竞争的一众参赛者之中有一个明显比其他人更厉害的强劲对手,一个来自十大专属姓氏家族的少女。

虽然那个少女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似乎以前曾在哪里感受过,但是陆文可以肯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圣灵至尊传  第666章擂台上的赌注

,只是那熟悉的感觉令他有些疑惑而已,很快,他就收回心神,全心应对眼前的对手,一个已经被他逼至擂台边缘,随时有可能掉下擂台,却始终坚持固守他的一亩三分地,坚韧的“钉”在擂台上,迟迟不曾落败的对手——司徒溧阳。

说起来,陆文和司徒溧阳可算是旧识,虽然二人其实并未说过几句话,司徒溧阳是司徒逸的堂哥,与其同年,实力也是不凡,在争霸赛第二部分与灵魔盟爆发战斗的时候,他们和阎等人也曾并肩作战,只是此时此刻,彼此的立场转换,从战友变成了同台竞争的对手而已。

对于立场转换一事,二人并无任何不适,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所以,即便司徒溧阳已经被逼至擂台边缘,陆文也是丝毫不曾留情,圣灵的攻势依旧猛烈,司徒溧阳也是死死防守,始终不曾再后退一步,他已经无路可退,更加不想输掉比赛,所以,坚持吧,在擂台上坚持的最久的人才是最后的赢家!

“嘭”随着第三个人很是狼狈的被扔下擂台,此时台上就只剩下雨枫和她对面的一个高大青年,一个英气勃勃,有着朝阳般笑容,又带着一丝腼腆的阳光大男孩。

两人各自占据擂台的一边,“小妹妹……”就在雨枫谨慎戒备着对面青年的时候,对方突然开口叫了这么一句,虽然他的语气像极了邻家大哥哥般的亲切,又隐约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拘谨,但是雨枫还是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佻。

雨枫扬眉,有些好奇这个绝对不容小觑的对手怎么突然有兴致跟她说话,他又想说些什么呢?

观战席上的一众嘉宾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想看看这两个本应敌对的少男少女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好说?

“小妹妹……”高大青年又再开口,“我叫艾尔·安斯特里……”又是那种带有一点腼腆拘谨的语气,好像还有一点点的羞涩,不过因为雨枫生性多疑。不容易相信别人。而且此前已经察觉到对方话语中的轻佻。所以,对眼前这人的观点,雨枫已经下了判断: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这个观点并没有错,但是雨枫还是大大低估了艾尔·安斯特里,本以为他此时表现出来的腼腆羞涩只是一种伪装,是一种为了让人卸下心防的手段,但随着日后的相处,雨枫才深刻地领悟:这家伙不是扮猪吃老虎。他是真真正正拥有吞噬老虎能耐的大白兔,无需伪装,却又让人不由自主低估他,对其不设防,直至最终被其吞噬!

就听艾尔·安斯特里继续说道:“这样分胜负好像有点没意思,我们加点彩头怎么样?”虽然语气谦逊,但其自信心丝毫不掩,只有对自己有着必胜信心的人才会在战斗未开始之前就说出要为胜负添加彩头的话语。

“什么彩头?”雨枫一副无所谓的神色,对方有信心,难道她就没有?雨枫不是自信。她是坚信自己必胜无疑,她是自负的!

“如果……”艾尔·安斯特里有些吞吞吐吐。抬眼看了一眼雨枫,而后又避开视线,像是鼓起莫大勇气地说道:“如果我赢了你就做我的女人行不行?”

此言一出,所有关注着他们的观战嘉宾都是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这哪是什么腼腆羞涩的邻家大哥哥,分明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色狼,你听听他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垂涎人家女孩的美貌许久,居然还在那里装纯情,这该死的臭小子!

虽说艾尔·安斯特里适才的这句话让得众人有一种跌碎眼镜的感觉,但是对于青年在擂台上对少女求爱的言语他们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本来嘛,年少气盛,一个阳光英挺呃,表面上的,一个漂亮可爱这就更是表面现象了,这样的年轻男女若是真的因为争霸赛而结缘,进而促成一段美好姻缘也是美事一桩。

“哈哈,我也是用这种办法追到我老婆的,好小子,我支持你……”看台上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大声喊道,居然是给艾尔·安斯特里加油鼓劲的。

“拿下那个小美女……”

“哦、哦……”

一时间,竟有不少观战嘉宾鼓噪起来,莫不是支持艾尔·安斯特里打败雨枫,赢得美人归!

“若是我赢了呢?”不咸不淡,丝毫没有受到周遭气氛的影响,更遑论害羞不好意思,雨枫一派淡然地反问道。

“如果你赢了那我就做你的男人,这一辈子都卖给你了好不好?”浅浅的笑容,说出的话却是无比的无赖,艾尔·安斯特里看着雨枫认真地说道。

众人莫不一头黑线,这小子还真是无赖啊,他做人家的男人跟人家做他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就是玩文字把戏也别玩得这么明显好不好啊,这个臭小子!

“可以……”

“咦?”少女的一句话让的众人不由得轻咦一声,就听她凉凉的说下去,“不过我已经有男人了,所以……”看着艾尔·安斯特里,雨枫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你输了,你这辈子就是我的人,我让你往东你不准往西,我让你去死你就绝不能有活路!”最后一个字落地的一瞬间,雨枫的眼神一变,一股凌厉霸道的气势随着扩散出来,一双凤眼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神色极为认真。

主上!

这是一种人上人的气质,更是一种不能被驯服的野性,看台上的不少人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小声的嘀咕道:“这丫头实力不错,可惜心太野了,不好掌控,搞不好会为家族带来祸事,得再观察观察……”一时间,不少原本有心招揽雨枫的家族代表都是打了退堂鼓,就算还有兴趣的,也是抱着一种再观望一下的心态。

艾尔·安斯特里眉眼一挑,不为雨枫所说的话,而是因为少女眼中的认真,对方认同了这个赌约,赌上彼此一生的赌约,同样也不容他在此时退缩。

如果艾尔·安斯特里此时退缩了,那么,这场还未展开的战斗他也就没有什么胜算了,未战先怯,怯于对方强悍的气势,这样的战斗胜负如何已经没有悬念了。

“好,我接受……”举步朝雨枫走过去,雨枫也是抬腿走向他,二人走到擂台中央,艾尔·安斯特里朗声说道:“我,艾尔·安斯特里在此立下约定……”

雨枫也是大声说道:“我,雨枫在此立下约定……”

“胜者为主,败者为奴,一生一世忠心事主,不得违抗主人任何命令,此为誓约,如违誓言必遭天地法规所制裁,也请在场诸位见证誓约!”

“啪、啪、啪”击掌定约,绝不容悔!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淮安男科
平顶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银川性病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问答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