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妖荒夜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来自荒古的绞杀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2:59

妖荒夜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来自荒古的绞杀

炎风烈焰狂舞,殷天祥与邹虎等人只觉得呼息一窒,仿佛吐纳之中尽是辛辣,如熊熊烈火倒灌入肺腑之中。

殷天祥心下一凛,已然是目瞪口呆……神兽蛊雕巨翅狂扇,双爪中那两团荒古青火卷动高天,焚尽一切,简直就是在灭世!

下方葱郁的山林早已经面目全非,在青焰爆舞之中泯灭。

殷天祥心中震撼,几在同时,他丹田内的混元战力真气尽数暴轰而出。

顿时,虚空一颤,在战力真气的催动下,那尊古朴的青铜药炉绽放光华,垂下七彩匹练罩向他们师徒四人。

咔嚓!咔嚓!咔嚓!

神兽蛊雕爪上的青焰烈火狂飙,熊熊火光迸卷,霎时间,殷天祥布下的防护结界碎裂声此起彼伏,七彩匹练上布满了无数裂纹。

邹虎与殷凌等人悚然,身体同时一僵,此等争战,己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了。

便是殷天祥功力境界己至地级战圣境界,也不得不快速后退,以免受到伤害。

“殷天祥,你以为你真的能走脱吗?黑龙剪出,断然要收取你的性命,这是天地的定数,也是你的命,谁都不能阻止!”陆千夜的声音自虚空传出,刺人耳膜,恐怖非常。

“轰隆隆~~~~”

神兽蛊雕双翅迭拍,一声如雷怪吼,“轰”地一声,二道黑光如同劫雷闪电一般,兀突的又出现在殷天祥的头顶上空。

伴随着雷音降下,两道黑芒利刃,刺穿长空,形同二条首尾相交的黑龙,从蛊雕爪中飞出,朝殷天祥剪了下来。

一座直冲霄汉的高峰遮挡了剪势,被“咋嚓”一声拦腰剪断,万千块巨石破空抛飞,峰顶轰然倒塌。

黑龙剪在云烟电芒交织中光华大作,瞬间涨大了足有千丈,去势不减,疾速向殷天祥绞去。

神兽蛊雕在荒古年间以噬龙吞虎为食,这黑龙剪便是它在大荒昆仑之丘的烈火地狱中,所摄食的二条专食青火的黑龙,将**吞噬,留其元神,祭炼了成了黑龙剪,作为自已的本命法宝。

这二条黑龙元神己开启了灵智,可随着蛊雕变化而变化……这是一道来自荒古的绞杀!

神兽蛊雕怒嘶,俯身朝下疾冲。

此时,殷天祥师徒四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巨大的雕爪上,有无数玄奥古朴的符文闪烁个不停,二条躯体千丈周身烈焰腾飞的黑龙,怒旋交错,巨口大张,青火猛烈喷泻,一左一右对剪而来。

所有的退路都皆已被飞旋在头顶上的黑龙剪封死!

一股恐怖的气息如洪水般肆虐从上空扑盖了下来,殷天祥缓缓抬头,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横在空中光华稍潋的青铜药炉,眼眸中闪过一丝凌厉。

他一咬牙,手掌如刀,猛的划过自己的心口。

“噗嗤!”

瞬间,从殷天祥胸前之处撕裂出一道血口,猩红鲜血泊泊涌出……

哗啦啦……

他全力催动体内雄浑元气,朝胸腔中的血流涌去,催化出一道血箭,激射入天,如血雨般倾泻而下,浇落在那青铜药炉之上。

这是殷天祥的心头精血,血液蕴含了他一生修为精华,不亚于宝血。

青铜药炉在大量鲜血和元气的灌注之下,发出一道道刺目的雷光,在一阵妖异的红芒闪烁之下,居然开始产生了变化。

豁啦啦一声响,青铜药炉宛如一座火山,霓光万丈,无数岩浆从中喷薄而出,惊天动地。

霎时间,这方天地弥漫的火精之气齐齐暴动,狂飙般的钻进炉底。

看着天空中青铜药炉在法力加持之下已施展成型,横扫而出,殷天祥紧咬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大量的精血元气流失,让殷天祥面色苍白,变得极为难看,但他眸子中的精光却是越发浓郁,透出了一股死志!

他惨笑一声,心中只剩下一个信念……今日便是拼着自己殒落,陆千夜也妄想有半点生机!

这刹那间发生的事情,简直是兔起鹘落……

便在此时,有人从空中的血雨中感应到了殷天祥的气息,一枚黑点正在以极为恐怖的速度,疯狂向此处赶来。

“不好,师傳这是以浑身精血在提升法宝等级,待精血流失殆尽,师傳也就与凡俗之人无异,必会命丧当场!”邹虎心中仆仆狂跳,惊声说道。

牟天罡拖着伤重之躯,抬起手臂,急的大吼道:“师傳不可,快快把精血收回!”

“师付,千万不要…”殷凌看着全身白衣都染成了红色的殷天祥,更是梨花带泪的哭喊道。

殷天祥修为下落,虽己不是战神修士,但精血中蕴含的无上威能却是堪比战神初期的存在,此刻加持在青铜药炉上,虽然不能将黑龙剪轰碎,但却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青铜药炉,撞杀此人!”殷天祥低喝一声,青铜药炉摇动,火焰滔天,以强大无匹的劲势,朝陆千夜旋冲轰去。

“封”

陆千夜大喝,离火澎湃,黑龙剪如二条翻江倒海的巨龙,滚滚怒卷,撞在青铜药炉之上。

“轰”地一声巨响,仿佛雷锤击空,穿金裂石之声震耳欲聋,厚实如城墙的青铜药炉豁然迸裂。

“噗”殷天祥毫无惧意,快速出手,从眉心绽放出一朵血花射向炉膛。

青铜药炉火光冲天,再次震动。

它如一座大岳矗立在虚空中,同时炉底光华璀璨,生出一股莫大的吸力,形同接天连地的龙卷风。

黑龙剪喷发的青火黑芒,顿时如撞入万年寒冰深潭之中,被吸入炉底化为无形。

从蛊雕神兽的遮天巨爪上飘落下数块大如井盖的鳞片。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今天我就为龙渊宗除了你这个妖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殷天祥大喝。

古朴而大气青铜药炉彻底舒展,威势磅礴,泰山压顶般的转瞬间就冲落到了陆千夜所化的神兽蛊雕头上。

刹那间,天地之间所有的声音似乎都静止,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

黑龙剪被破,让陆千夜脸色骤的剧变,而从头顶压下的如山岳般的青铜药炉中弥漫出的可怕气息,更让他觉得心惊胆颤,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他清楚的知道,殷天祥决非他想象中的简单,再过片刻,他将会永远不会再有出手的机会了。

豁然间从陆千夜那张蛊雕口中传出咆哮嘶鸣,一声绝断冷哼,他头顶上那根金色独角,竟带着血肉连根拔起,在碧光冲涌中,像一座冲霄而起的金色宝塔,耸立天穹下,竟将偌大的一座巨山般的青铜药炉抵在了半空中。

“隆隆隆……”

青铜药炉地动山摇般下压,冲出一片炽盛的烈火,将金色宝塔都烧开裂了,从金角上方顺裂下一道道沟壑般的裂缝,有岩浆般的鲜血渗透而出,烧溶干涸后,他成飞灰,但饶是如此,金角依旧不灭,死死定住青铜药炉。

任谁也想不到生死之际,陆千夜竟以头顶金角为代价,来化解性命危机!

“你想杀我,做梦去吧,还是让我送你们上路!”陆千夜头顶金角拔起处,开了个大洞,鲜血飞溅,隔着脑膜,里面的红白之物都一清二楚,就差脑浆咕嘟嘟的冒出来了,他面色狰狞,无形杀意弥漫四野。

他双翼齐拍,挟卷风雷,疾冲而下,尖啸声中,又接连喷出十余道狂飙的青火,发出哧哧之声,乌光缭绕的双爪形同天钩,朝殷天祥狠狠抓去。

“轰”神兽蛊雕那凶猛的钢爪,以摧古拉朽之势将殷天祥的防护光焰洞穿撕裂,二股极为可怕几乎有能聚为实质的冲击波,自双爪上席卷而出,瞬间便扑到了近前,要将他活活搏杀!

殷天祥大凛,知道青铜药炉被金角硬挡己是落不下来,现在只有闪避之功,而无半点招架之力!

“我命休矣,今日只怕要在此殒落了!””殷天祥眼前一花,神兽蛊雕的双爪已闪电般临近咫尺,撕抓向了面门!

“来吧!”没有凄厉的惨嚎声,只有不甘心的声音从玄苦大师的喉咙中滚出:“陆千夜,老夫就是化成厉鬼也断不会与你干休…!”

看那在面临瞬死的玄苦大师,陆千夜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笑容,双爪一抖,居然是生生停在了离玄苦大师面门一寸之处。

他龇着獠牙,一双赤目红睛灼灼地瞪视着殷天祥,口涎涔涔滴落,桀桀狞笑道:“老匹夫,交出上次在东荒仙源宗抢夺的那块‘混沌源石’,留你个全尸,不然就将你活吞了!”

神兽蛊雕的双爪所产生的威压,让殷天祥脑中嗡嗡作响,有如万芒刺入脑海,眼前金星乱舞。

一声悲怨的声音陡然从他嘴中传出:“是你……带‘天杀堂’将老夫的丹田用铁羽击穿!老夫拼着自爆也要将你抹杀!”

殷天祥怨毒的咆哮声陡然响彻,不顾一切的催动真元之力要自爆。

陡然间神兽蛊雕巨大的雕爪一翻,殷天祥抓在手中,竟不能脱困,虽有万千真元之力,却半分也施不出来。

“来不及了!”陆千夜残酷的冷笑一声,话音刚落,双爪己然动了,那光秃秃的精钢双爪,陡然之间爆发出一团刺目的青芒火焰,好似地狱之火降临,奔着殷天祥头顶抓了下来。==(免费阅读器上线咯!超百万免费随便看,快来关注公众帐号xiaoshuokehudua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吧。

长春看牛皮癣三甲医院
京都儿童周末做检查的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日照哪家医院好
遵义哪家医院治癫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