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意念成魔 第三百三十五章 :没死?!

发布时间:2020-01-16 17:23:32

意念成魔 第三百三十五章 :没死?!

三尾火鸟巨大的身躯落入黑色的河水中,就犹如是起到了某种催化的作用一般,平静的河面之上,数道元魂魔焰,在一声声嘭嘭的闷响之下,源源不断的喷射到其身体之上。

这是一副极为恐怖的场面,因为在那些元魂魔焰的作用下,三尾火鸟挣扎不断的身体渐渐乏力,开始不断地向河面下方沉下去。

站在不远处,徐景月与何馥婉望着那骤然间变得极为狂暴的黑色河面,在惊骇之余,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这些元魂魔焰的侵蚀力堪称变态,在那力量的炙烤下,三尾火鸟的身躯正在不断消融……

“这三尾火鸟作为火系妖兽都是抵住不住元魂魔焰的侵蚀,难怪手段极其残忍,也有人愿意炼制它……”徐景月喃喃道。

砰!在两人目瞪口呆之时,被搅动的极其混乱的黑河之中,一道熔浆柱猛的冲天而起,四射的炽热岩浆,铺天盖地的飞洒而出,直奔着徐景月身体上覆盖而下。

瞧得那些飞洒的岩浆,何馥婉急忙拉住徐景月,身体急退了好一段距离,方才将那些炽热的细小岩浆躲避而过。

“三尾火鸟这种时候还能发动攻势?”后退三丈之后,徐景月小脸苍白,手足措的模样,心有余悸。

就在两人心悸的时候,一道人影已经闪到她们身边,正是浔仇,“不过它还是完了。”浔仇冷冷地道,待他话音一落,那三尾火鸟已经沉入河内,只是那眼瞳中的恶毒之色深入骨髓,看得令人心惊肉跳。

“现在怎么办?解决掉了一个家伙,那明暗紫眼貂该怎么处理?”浔仇身边,何馥婉苦笑着问道。

浔仇轻叹了一口气,将一些回复罡元的丹药丸塞进嘴中,喉咙滚动了一下,将之吞了进去,沉吟了一会,轻声道:“咱们还是等着吧,这种交手咱们也帮不上忙。”

砰!

浔仇话音一落,一声震天巨响传了过来,二女急忙向前往去,只见那明暗紫眼貂怪叫一声,急忙退出数丈,眼神惊骇的看?的看着那小家伙,满是不信之色。这边,小白犴使劲地仰起脑袋,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沉默了一会,小白犴怒吼一声,四只爪子虚空一按,两道惊天风暴狂卷而至,交汇于明暗紫眼貂身前。

危险来临,明暗紫眼貂大吼一声,兽瞳中紫光爆射,一道奇亮的紫色雷光猛然迎上,与小白犴的进攻撞在了一起。震耳欲聋的声响当即爆炸开来,能量直接碰撞的地方,砂石飞扬,劲风狂舞。

两股都不弱的力量互不相让,爆炸后造成的冲击波也是相互冲击,只见那淡紫色的雷光在撕天裂地的奇强风暴中逐渐弯曲变形,后便被彻底震碎。而还泛着些余威的风暴则汹涌而至,尽管被明暗紫眼貂躲了过去,但撞击在不远处山岩上发出的猛烈爆炸,令山壁上顿时多了一个一间房子大小的深坑。

后方,徐景月看着这一击,骇然道:“这时候我才明白,这所谓的净气妖兽究竟能有多强大了!”

苦涩一笑,何馥婉感慨的道:“是啊,这小家伙也是够厉害,怕是没有阴阳境的修为根本伤不了它,这样想来,我这聚气境的主人,都不好意思再命令它了。”

感叹声里,前方传来一声怒啸,只见紫光一闪,那明暗紫眼貂飞身毛发竖立,口中不时的咆哮,显得愤怒极了。

对面,小白犴大喝一声,从前口中喷出的音波之力震得地面都跟着抖动起来,一举压下了明暗紫眼貂的气势。傲然的看着对方,小白犴得意的低吼,似乎在炫耀自己造成的震荡,又仿佛在让对方臣服,听得明暗紫眼貂低吼连连,显得极为不满又有些畏惧。

低啸一声,小白犴随后仰起脑袋,张着的口中喷吐出一团冰霜之力,这冰霜之力成球状聚集,天地周遭的阴寒之气似乎受到了莫名力量的召唤,同样百川汇海般涌来,而明暗紫眼貂则身紫光爆涨,双眼牢牢的注视着对面,神情相当严肃。

两只净气妖兽相互盯视,双方之间战火弥漫,一股形的气流正回荡在彼此之间。压抑中,明暗紫眼貂还是耐不住首先发动进攻,只见它手掌一挥,一道深紫色风刃急射而出,朝小白犴劈去。随即,一道暗灰色的光华紧随其后,在前进中不停的吸纳四周的迷瘴之气,化为一道灰色的大,从上方罩下来。

灰色光一出现,一直观战的浔仇脸色一变,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难怪这明暗紫眼貂能在众多霸主妖兽中排名第二位,原来是因为它能直接吸收天地间的一些阴煞之力化为己用,与本体的独特紫雷结合,一明一暗。”

闻言,何馥婉注视着交战的情况,轻声道:“这些灰色迷瘴之气对它力量的施展看似有很大的辅助作用!”说话间,小白犴已经挥舞前掌,发出一道强劲比的冰劲,震碎了明暗紫眼貂的紫色风刃,而后其身体竟是在众人注视下迅速冰化。

灰色络笼罩上去,小白犴已经完化为了一个冰雕,两者一接触,一道道白色雾气便从化为冰雕的小白犴身体上散发出来,而后笼罩络的每一个地方,灰色渐渐淡化,络慢慢变硬,竟是结成寒冰。

咔嚓!

当灰色络部被寒冰覆盖,小白犴眼睛一睁,淡蓝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其身躯上的冰层立即消失,而后它身子一抖,结冰的络瞬间震碎。

在灰色络开始被寒冰冻住的时候,明暗紫眼貂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两个手掌虚空相对,颇具人性化的动作催动下,周身紫黑双色能量开始朝着掌心处汇集,一道黑紫色的爪形劲力慢慢凝成,而待小白犴突破灰络的封锁之后,明暗紫眼貂便是两掌向前一按,那黑紫色的爪劲直射而去。

随后,当那黑紫色爪劲出现,小白犴有些仓促,小嘴一张,一道冰霜柱在半空中抵住了那道黑紫色爪劲,双方此起彼伏僵持不下。就在这时,明暗紫眼貂周身双色光芒突然由紫转黑,一股阴邪之气弥漫四周。随着它周身气势的转变,那紫黑爪劲威力突增,一举震碎小白犴的冰霜柱,带着隆隆声响,直拍而下!

怒吼一声,小白犴飘退三丈,目光注视着迎头而来那道骇人的爪劲。同时,只见它周身冰霜之气大盛,宛如一个散发着冰雪之力的本源,在紫黑爪劲落头顶之际,凝成一道厚实的冰墙,迎上了明暗紫眼貂的强力一击。

远远看去,只见一道巨大的爪劲从天而落,在接近地面的时候被一道冰墙所阻,双方形成一个交叉点,并以此为支点展开了强烈的进攻。

注视着这惊心动魄的对撞,交界处激射的能量流将地面刮起三尺,到后那冰墙与黑紫色爪劲同时提升到一个极高点,存储的能量发生了极为强劲的爆炸,化为一个巨大的劲风漩,狂卷四野,身处十丈之外的三人都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碎石如箭纷飞,狂风呼啸而来,浔仇上前一步,如潮的精神力铺天盖地地涌出来,将三人牢牢地罩在其中,而在冰墙之后的小白犴遭到强劲的冲击,身子倒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止了住。

翻身爬起来,小白犴的淡蓝色的眼睛里也是泛着凝重之色,经过之前的交手,两兽互有胜负,这样以来,倒是开始小心对峙起来,谁也不再轻易出手。

浔仇脸色严肃的道:“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双方暂时还算不分胜负。不过按照道理来讲,这明暗紫眼貂已经有了近百年的兽龄,能量应该浑厚才对,长此以往,对小白犴并不利啊。”

轻轻点头,何馥婉道:“这一点我也感觉到了,只是我们实力有限,怕是帮不上什么啊。”

闻言,浔仇一边点头一边道:“这个我明白,放心吧,关键时候我还是能做些什么的,等等再看吧。”

何馥婉点了点头,而这时候,一直沉静的魔念倒是开口说话了:“你小子还真是悠闲,到了现在还有空担心别人,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浔仇一怔,反问道:“担心自己,什么意思?”话一出口,浔仇便是感到一股森然冷意从背后袭来,仿佛有着一道极度阴森的目光正锁定在自己身上,一道隐晦的气势也慢慢升腾起来。

“什么情况!”浔仇爆吼一声,骤然转过身子,两女见到他的古怪反应,同样身躯暴转,而后三人皆是惊呼一声,“没死?!”

黑色河流中,三尾火鸟慢慢地从河面上飞起来,周身上赤色火光浓郁,浔仇在震惊之余,心中也是一片呆滞,这家伙,居然能够视元魂魔焰的蚕食?太可怕了吧?

浑身包裹着焰火的三尾火鸟,在冲出河面之后,仰头长啸一声,似乎是在宣泄心中的愤怒,而那充满愤怒的声音传入耳朵,浔仇不由打了个寒战。

他知道,今天这鸟东西,非得弄死他不行!

武汉民生医院看病怎么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夏保志
滨州治疗妇科费用
内蒙古男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