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书神道 第二十章 暴打林坤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6:55

书神道 第二十章 暴打林坤

石羽的声音平淡的如同清水,犹如涟漪一般扩散开去,整个饭馆都寂静了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在石羽的控制下嗷嗷惨叫的同伴。

“你…你想死无…啊…”

石羽面色平静,淡漠地将插在对方手掌的毛笔一推,而后直接向上一扯,他便是大叫,因为手掌的洞变大了,被石羽用毛笔“扩大”。

“你放肆!你可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有一个手下脸色阴沉,呵斥石羽,然后一挥手,众人皆是跟上,冲向石羽。

“看你们的气息,虽有书气,但是书法好似不成型,就你们这样也好意思跟我斗?”石羽轻蔑的一笑,然后书气狂漫而出,毛笔在他手中仿佛是化作神兵利器,石羽在人群中闪烁,只不过是几个呼吸,那些林家的手下便是一个个倒下。

“啊…”满地哀号,石羽站在倒地的人中央,神色很淡然,他甩了甩手中的毛笔,将那笔尾的血迹都甩掉,然后坐了下来。

石羽一脚踩在其中一个手下的脸上,巨大的力量将那人的脸都是要踩得变形。

“你最好把你的脚拿开,否则我会让你少掉那条腿,打狗还要看主人,你在皇城动我林坤的人,真不知道该说你无知还是胆大。”

林坤这时才把石羽放到眼里,但是更多的却是针对石羽的杀意,打他的手下,踩着他手下的脸,这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吗?

他林坤在皇城,竟然有人敢对他不敬?除了那些顶层的人,谁敢对自己这么放肆?

而看石羽这种装扮,明显不可能是那群人中的任何一个!

这样一个无知的蝼蚁,虽然伤的只是他的几条狗,但这也让他这个主人脸上过不去。

“林少,还真是好大的威风,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家已经取代皇室,成为皇城的最强者了。”石羽嗤笑一声,道。

这让林坤脸色瞬间拉了下来,他凝视石羽,道:“看来你不是无知,而是脑子有问题,在皇城,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林家有什么问题。”

“哦,这好像也是,草民对这些分析得不大准确,多谢林坤少爷点出错误。”

石羽的话语让林坤脸色难看,一个蝼蚁,他怎么可能特意去点他的错误?他有那个资格吗!

“看来你是不知道我林坤的可怕。”林坤走向了石羽,面色狰狞无比,杀意在他脸上完全浮现,不加任何的遮掩。

“林少爷,草民愚昧,还真不知道林少爷有多可怕。”石羽淡淡一笑,一副请林坤指教的样子,让林坤肝火大动。

“我林坤从来不屑对你这种蝼蚁之人动手,因为你们根本没有那个资格,亲自动手我只怕脏了自己。”林坤咧嘴一笑,森森白牙透露着冰冷的杀机。

“你很荣幸,成为了为数不多我亲自动手抹杀的蝼蚁之一。”

“我很荣幸。”石羽淡淡一笑,随即他的气质也逐渐的改变,虽然没有杀意凛然,却也汹涌澎湃,书气狂暴舞动,让人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势。

“书徒第二境,难怪能够收拾我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手下。”

林坤眼中掠过一道冰冷杀意,说完之后杀机更加猛烈,书徒第二境而已,他可是书徒第三境,虽然书写的法文也不见得多么有杀伤力,但肯定要比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蝼蚁强。

“记住了,下辈子不要再得罪我,有些人,不是你这种废物能够得罪的。”

说罢,林坤已经划出书笔,书写“杀”字,书气被他牵动,随即汇聚于他的杀字之中,而后杀字裂开,化作一股洪流冲向了石羽。

“啊!小心!”林静忽然奔向了石羽,清纯的脸上满是苍白,泪花闪现,而后那股洪流将石羽吞没。

“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提醒你赶紧离开…”林静捂住嘴泪水汩汩直下,她眼中满是自责和愧疚。

而她父亲林雄则是悲哀一叹:“生在平凡人家,静儿的容颜只会是祸害,我无能啊…无能啊!恨啊!”

“哼,区区一个蝼蚁,也就收拾收拾我的狗而已,跟我林坤作对,这就是下场!”

林坤森然一笑,而后看向林静,眼中浮现一抹淫秽之色。

林静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相貌清纯,身材娇小,培养一下绝对会是个人间绝色

他已经盯着林静很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如今好不容易逮到她,如何能够放过?

“林静,你若是还要固执的坚持己见,莫要怪我不客气了。”这时候,林坤也不再平和的谈话,而是直接威胁了。

林静的俏脸毫无血色,绝望逐渐的侵占她的心田,她想要反抗,想要逃脱,可是林家势大,没有人会帮助她。

她若是死了,父亲肯定也活不下去,为了父亲,她不从也得从。

“静儿,让为父去死吧,不要委屈了自己,丧失自己的尊严。”林雄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爹…”林静呆呆地盯着父亲,眼泪已经停止了,可是她的心,更加绝望。

“老不死的,你若是敢自杀,我就让我的手下轮流玩你的女儿,你活着,我可以保证只有我能享用你的女儿。”

林坤很清楚,这对父女彼此也互相是软肋,同样的也缺一不可。

打蛇打七寸,林雄和林静父母,七寸被林坤找得很准。

“你…”林雄眼神一滞,随即眼中也是变成了死灰之色,他一死倒是痛快,可是女儿却要遭罪。

林静忽然平静了,她淡漠地看向了林坤,道:“我跟你走,你保我父亲一声荣华富贵。”

林坤咧嘴一笑,美人到手就行,至于那老不死的,呵呵,把握了林静,还管他吃好喝好?

饿不死就行了,荣华富贵,想的倒美!拿家里的钱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

不过,林坤面上还是笑着答应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林静,你做了你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林静面无表情,她已经心死了,这个世道,只有贵族才是一切。

她现在只恨,一张漂亮的脸蛋,除了给她带来麻烦,还能带来什么?

林静刚走出第一步,一道冷淡的声音陡然响起,令她绝望的瞳孔猛然绽放希望之光。

“林坤少爷,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垃圾的人。”

林坤的脸色骤变,瞳孔收缩的瞬间,一只巨大的手掌已经向他的脸覆盖而来。

啪!

石羽的手掌,罩住了林坤的脸,石羽风轻云淡的表情,无不在告诉林坤,他石羽,对于他的攻击,完全是忽略的。

“怎么可能…”

咔嚓!石羽的手掌忽然加大力度,只听到骨头裂开的声音响起,然后林坤的七窍随之流血。

林坤的整张脸都变形,非常恐怖,狰狞得如同怪物。

“噗嗤!”石羽毛笔旋转了一下,然后狠狠地插入林坤的大腿,一声低沉的痛吼带着一堆血从林坤口中发出。

“你欺凌弱小,强占民女,目中无人,这些仗着自己林家的背景没人敢拿你怎么样,但是我敢。”石羽脸色冰寒,对于林坤说得那些他怎么可能分辨不出真假?林静若是去了,恐怕这混蛋依旧不会管林雄的死活!

随即石羽冷漠地道:“我叫石羽,来自千山城,想必你们林家另一个少爷会告诉我是谁,林家也好申家也好,谁惹到我我宰了谁。”

嘭!石羽按着林坤的脑袋,狠狠地砸碎了一张桌子。

“高傲的林坤少爷,你的豪言壮语呢,你口中的蝼蚁正把你踩在脚下,你再起来把你的豪言壮语说一遍啊!”石羽一脚踩在林坤的脑袋上,林坤再次吐血。

石羽面若寒冰:“口口声声说我不如你,说我是蝼蚁,现在被我踩在脚下的你比蝼蚁还不如!卸了林家的外皮你死得比谁都快!以后我见你一次收拾你一次!”

“不要动…”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石羽回头一瞥,是一个林坤的手下,手中拿着刀,抓住了林静。

“你很愚蠢。”

石羽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手中的毛笔甩了出去,同时脚下一踢,林坤撞碎了墙壁飞出了饭馆,而那个钳制了林静的林家手下则是已经被石羽的毛笔洞穿了眉心。

“不说你被我打成那样还有多少力气,吐了那么多血你的反应意识怎么可能跟得上?主子脑残手下白痴,真不愧是一家子。”

石羽说罢,转身走向了林雄,此时林雄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个少年怎么如此可怕,随随便便就干掉了林家的人…

“大叔,这是一点钱币,林家人不会善罢干休,趁着林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您赶紧带着您女儿逃吧,现在我也要跑路了。”

石羽含笑将仅剩的钱财留给了林雄,幽默的话语令林雄从大梦中惊醒。

这人生潮起潮落太快了,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不可收拾了…

石羽虽然说得幽默,但也差不多是那样,他确实该跑了。

林静则是怔怔出神,反应过来之后拉着林雄快速跑,一边还说道:“父亲,跟…跟我去书院…”

小小的脸庞,此时充满了决然。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哪几种药治疗口腔溃疡
小儿便秘肚子痛是什么原因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