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蜀军 第十五章:战斗3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7:50

蜀军 第十五章:战斗3

我坐在村子门口的山头,看着逐渐从村落中走出的人群,他们带着彷徨和无奈,20年前蜀军的败亡已经让原本安居乐业的蜀民舍弃了自己的安逸的生活逃到了这片魔兽横行的土地,好不容易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身为军人,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所有离去的人群都会向我点头致谢,不管是耄耋的老人还是儿童。看来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山头之下的阴影一阵晃动,我若有所感,是大鼻子的人。

“将军,2支蛮族精英小队被偷袭的消息了被公开了,各地的武装团队被振奋,纷纷加入了狩猎蛮族的战斗,洛汗现在集结他的部队。他下一个目标还不明确。”

我没有回头:”嗯,还有什么消息。“

“守易将军集合了靠近军镇的老战士,正在收集沿路收集流浪的武士,组织力量阻止蛮族的集合,齐兵将军与战野将军也已收编了一部分战士正在赶往更远的地方,虎将军得到了您集合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往了集合地。“

虎叔,蜀军唯一幸存的将领。“好,我知道了,继续侦察,告诉守易,让他尽量不要与蛮族主力有太多的接触,同时尽可能消灭蛮族的有生力量。暗部把还在聚集地外的蜀民引导到聚集地去。“

“明白“说完影子一阵晃动就失去了踪影。

虎叔,多年不见了。现在还能依稀想起被他训练时的疼痛,真是怀念。

。。。。。。

小鹿小分队已经把所有村民全部遣送出了村落,一只长长的人流逐渐远去。

“之后有什么打算?继续去猎杀蛮子么?”这几次的战斗让林丛更加充满信心。至少蛮族并不是那么不可战胜。

“零碎的战斗到这里就结束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去把有生的力量收编。你们愿意和我一起么?”

林丛的眼中燃起了怒火,咬牙切齿说“当然。我的妻儿和晓晓的父母都是死在蛮族的手上,我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晓晓听到有人提到她的父母,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泪。

“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堪回首的过往。那就和我一起吧,至少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我们在已经被废弃的村落中休整了一夜。

萌芽之月的第十四天,雪已不再下,到处洋溢着新生的力量,然而在川城的郊外,到处都充斥着血与火。

每一天都有武士牺牲在与蛮族的交战中,蛮族血腥的统治开始到现在,从没有这么多的反抗力量敢于面对蛮族的怒火。

蛮族那可怜的兵力并不让人畏惧,更让人们畏惧的是蛮族封赐的铁血男爵,铁血男爵的称号并不是他在战场上英勇无畏,而是杀起人族来他的血犹如寒铁一样冷酷。他带领着人族的叛徒投靠了蛮族。他用铁血的手段统治在自己的族群,稍有违背就会被处死,甚至波及家人。

川城在铁血男爵的残酷的管理之下逐渐适应了蛮族的统治,不知为何蛮族的王族对这位男爵阁下青睐有加。隐约在川城的风头要盖过蛮族的统领洛汗。

铁血男爵手底下有一群无恶不作的手下,他召集了不少邪恶法师甚至死灵法师。

这些法师在他的领地中拥有充足的实验材料和实验的时间。

。。。。。。

萌芽之月的二十天,我带领着小鹿佣兵团在川城的郊区悄然无声的消灭了一组正在回撤的蛮族小队,据暗部的调查,附近至少有3只小队在捕杀回撤的蛮族。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城内所谓的铁血男爵派出的他手下的法师,准备来消灭我们这些“背叛者”。

已有一个小队被一个强大的死灵法师消灭。

之前游荡在此处的队伍不得不撤出更远的地方,只还剩下三只强大的队伍敢于冒险。

突然地面产生了一阵一阵的震动,犹如食人魔的脚步声。林丛趴在地上仔细聆听,“在北方1公里处,一只巨大的生物,无法分辨种类

。”

北方的天空乌云密布,漫天的蝗虫在往北边聚集。我斗气中那一层朦朦的白光竟然有所反应“死灵法师?”我向甘露确定。

甘露的眼中流露出厌恶:”这么大规模的应该是死灵法师在施法,大型生物应该是死灵法师制作的憎恶也叫缝合怪。有着超凡的力量和腐烂的瘟疫。憎恶很难被杀死,只有找到施法者,杀掉他我就能施法解除掉它。“

“林丛能侦察到是谁被围攻?“

林丛说完跳上了一座钟塔,“是血狼,我看见他们的团长了。救不救?“

“能找到死灵法师的方位么?“

“不行他躲得太隐秘了,我找不到。“

“你们去找死灵法师,我去帮血狼“

。。。。。。

血狼只剩下12个战士了,以前见过的鬣蜥也断了一只胳膊,剩余的战士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血狼的团长代号就叫血狼。

憎恶的出现使血狼立刻就觉察到不妙,立刻下决定与副团长兵分两路各带领一半的团员开始逃亡,并约定谁活下来就重振血狼。然而血狼冲进了死灵法师的包围圈,被法术诅咒无力感正在蔓延,身上如臂使指的气也时不时的不听使唤,被死灵法师召唤的腐尸团团包围,腐尸最让人讨厌的是无法杀死的属性,即使失去了头部甚至半个身体都能继续攻击,导致始终无法突围。

憎恶缓慢的迫近,血狼和剩下的团员已经决心赴死,只要副团长逃出去,那么血狼就不会消失。憎恶又靠近了一些,突然原以为早已离开的副团长带着所有团员折返而回,对着憎恶发起了死亡的冲锋,并且引走了憎恶,憎恶强大的力量不是这些战士可以抗衡的,每一击会带走一位团员的生命。

血狼看着目眦欲裂,这些都是他兄弟呀,每一位相遇的场景都历历在目。然而残忍的是,他们一个一个的死在他的面前,他却无能为力。

相遇到相知过往的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钢铁一般的男人留下了血一样的眼泪。

血狼扑倒在地,恸哭不已。“对不起呀,兄弟。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傻,对不起呀,呜呜呜。“

广安治疗盆腔炎方法
江西治疗阳痿费用
雅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治疗盆腔炎费用
江西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